前幾天去幫忙芭樂樹剪枝,

想起以前聽過日本人當時在台灣,家裡院子喜歡種芒果樹,覺得隨便都長得出來很厲害。

的確,芒果、木瓜、香蕉、甘蔗,真的都是隨便種隨便活。

我還是喜歡熱帶水果!

 

昨天回彰化

消失的三合院、溶掉坍塌的土角厝、顧家的台灣犬、阿嬤的海口腔台語和特殊用詞發音

說再見的時候,提起勇氣給阿嬤阿公兩個擁抱,因為不想以後有遺憾

壓抑的情感一秒爆發,大家哭的稀裡嘩啦!

 

---

彰化曾經有很多巴布薩族

爸爸那邊的地名和水溝名都跟「番」有關

過世的阿嬤和爸爸那邊的親戚都有特別的長相

我強烈懷疑是平埔族

昨天聽到親戚說,過世的阿嬤都稱稀飯作「mai」

不知道是否為平埔語呢...

 

----

 

對我來說,爸爸媽媽阿公阿嬤說的話很重要

當我老的時候(如果還活得到那時候),或許也沒人講了

到時聽到母親的話,應該會很感動

趁現在他們還能陪我講的時候儘量講

多講一天,這個語言就會多活一天

28379270_1640946252664471_7814157198312063484_n28379242_1640946172664479_4250609070744729940_n28468307_1640946235997806_6870005805542097051_n28378427_1640946159331147_3994902056117584842_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ggie 的頭像
Maggie

瑞士義語區(TICINO)出外人筆記

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