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右派保守勢力強大,反難民聲浪大。

右派的想法很好理解,只要抓住好時點就可以壯大,跟希特勒崛起一樣。

台灣很少左派,資訊也幾乎都是右派觀點。

我要提供一下左派歐洲人的想法。

 

對於非洲的難民,朋友說,就算其中有非洲人刻意利用歐洲福利,也認了,畢竟歐洲欠非洲太多!...

但是對於從中東進來的那些難民,

那一塊是美國搞爛的,應該要把難民送到美國去。

雖然嘴巴這樣說,有些人還是非常同情敘利亞難民

從小我們就被教育要有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

但是社會上所有例子都是告訴我們要自掃門前雪

所謂的友善熱情都只是以"不危害自己利益"為優先條件

任何事情的考慮點,幾乎都是繞著錢 (就連做慈善的方式,也只是像捐錢大賽,應該很少人會敞開大門接待難民)

有時都覺得慚愧,某方面我比他們還反難民

 

我覺得他們的確是比較大愛的

不過朋友說這不是大愛,

歐洲人是抱著贖罪的心態

不光榮的歷史讓他們覺得有義務幫助那些人

尤其是小孩子

小孩子是西北歐的死穴,他們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和未來

所以光小孩子的點,就足夠讓他們敞開自家大門歡迎難民來住

但我覺得也是因為他們注重下一代,他們關心他人死活,他們才有健全社會福利的今天

就像朋友反問我,難道你要眼睜睜看他們在船上死去嗎...

 

車諾比核災發生後,有一個計劃是,把一些小孩送到瑞士家庭住宿一段時間,瑞士人幫忙照顧小孩。朋友家鄰居也參加了

朋友的媽媽和姐姐都說,如果他們的房子有空房,他們也很願意接待敘利亞難民

我德國朋友爸媽也曾自發性接待難民

尼泊爾發生地震後,很多瑞士人自發性去尼波爾幫忙

甚至你會發現很多洋人背包客喜歡去東南亞、南亞的孤兒院幫忙、去印度的死亡之家、去非洲當義工

連我之前有一組搭郵輪來高雄的外國客人,只有不到一天的時間認識高雄,他們卻希望我帶他們去孤兒院,也想帶東西給小孩子

之前看過一則新聞,有歐洲人自發性去地中海,提供接駁船,提供水與食物給那些難民

等等例子很多

所以看到最近新聞上,很多冰島居民也表示願意提供食宿給難民

我相信,有些人真的是這樣想!

-------------------------

瑞士先後接受世界大戰難民,巴爾幹半島難民,斯里蘭卡難民,各種難民

也一直都保持開放態度讓那些比較貧窮的歐洲人來瑞士工作(其中以東歐人長期剝削社會福利情況最為嚴重,社會觀感普遍不佳)

瑞士人對於移民的態度是開放的,瑞士基本上就是一個移民組成的國家

以前來瑞士的難民都已經落地生根,瑞士的很多人祖先也曾是難民,很難說什麼。

這次中東湧進這麼多難民,裡面很多根本就沒戰爭卻趁機移民的人,大家也都知道

雖然無奈但並沒有一竿子打翻一條船

有些人依然覺得如果可以,他們也想幫助他們那些敘利亞難民

對於已經接待的難民,當然有的人會投以異樣眼光,但也有人是很同情他們的

其實即使義語區現在很受不了每天有六萬多北義大利人進出工作

但是看到每天蜂擁而至,絕望的義大利年輕人來義語區找工作時,心中還是會同情,有些人還會幫他們找工作 =_=

對我而言真的是非常大愛/不切實際來的

這方面我比較冷血,自己搞砸的國家要自己救吧

Ps. 不過這個心態是有歷史背景的,因為早期瑞士的低階工作都是義大利人做的,許多隧道都是他們建的,

所以老一輩瑞士人會覺得要幫助他們。他們不懂年輕人的被剝奪感。


另外就是年輕人不是反義大利人。反的是利用瑞士賺錢,卻不繳稅拍拍屁股走人的大量邊境工作者。

所以遇到是要移民到義語區工作的義大利人,他們還是會幫忙提供找工作資訊。

-------------

我的想法是:如果是一個飽受死亡威脅的人,即使是待在匈牙利、義大利或西班牙,至少都比在他們的國家好多了吧!

看看全世界只要有錢賺的地方就有華人,義大利,葡萄牙這些已經不行的國家中國人還特多。

我不太相信同為外國人,語言不通的難民,只有在德國或先進國家才能生存下去。

不是應該要慶幸活下來,然後重新振作,一定要在德國才能振作嗎? 怪怪的。

他們現在在義大利抗議,在匈牙利暴動,吵著要去德國,顯得很不知足又貪婪。

尤其是我不太喜歡看到他們故意舉起嬰兒,嬰兒哭泣這種抗議畫面,明顯再利用人性弱點,我的同情心瞬間銳減。


而且都已經在逃難了,還一直生小孩是怎樣!?有些剛到達歐洲的難民小孩才剛出生一個月,可見在內戰逃難的過程中還是不斷的在生。

自己的日子都過不下去了,到底有什麼能力可以養小孩? 他們真的有在為下一代著想嗎?

都已經這種節骨眼了還不斷地在生小孩,可見文化與教育程度的差異頗大。

以後如何融合問題會很大。

 

朋友的想法是,不管是難民或是趁難民潮移民的人,他們在原本的國家,可能早就被趁難民潮賺錢的無良仲介畫了一個美好藍圖在心中

他們來歐洲就是要去那樣子的國家,所以才會一心想往那些國家去。

但是他也說,他覺得窮跟遭受死亡威脅是兩件事,不可能救每個人。

他覺得義語區北義邊境工作者太多比難民問題更嚴重。

關於難民,其實遊戲規則是,庇護是提供到他們原本的國家已經安全到可以居住,他們就應該要回去。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

 

我可以理解,非洲難民喜歡去講法語的地方

但是我無法對那些瘋狂抗議的難民有太多同情,幾乎人人都要去德國、英國或挪威,有事嗎 =_=

可以對於伸出援手的國家多一點感激和尊重嗎?

或許我犯了台灣人喜歡譴責受害者的毛病,!應該要譴責的是,造成這些難民潮的原因。美國也是其中之一。

 

------------------

我想自私本來就是人性一部分,

看看歐洲的殖民歷史,誰比那些國家更自私。(西班牙和葡萄牙已經毀了,但話說英國似乎沒擔起什麼責任)

他們從二戰歷史學到自掃門前雪最後還是會燒到自己,不願重蹈覆轍。

所以EU歐洲各國才會有收留難民的協定。面對問題時,與其關起門視而不見,倒不如建立一套制度面對它。

我說德國這次也太猛,承擔難民一肩挑起

不過瑞士朋友及家人覺得,德國人不是傻子。

(我想,這又牽扯到另一個問題了-德國因為二戰在歐洲人緣不好的問題,跟亞洲的日本類似。)

 

總之,難民的確是一個可以討論很久的話題。

創作者介紹

TICINO瑞士義語區出外人筆記 x LOCARNO女生民宿

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