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東南亞南亞旅行時 有時候會想到  如果在這些國家坐牢一定生不如死

結果我在旅展認識的新朋友上禮拜才告訴我他的血淋淋經驗(如下面新聞報導)

我才驚覺其實自己也曾暴露在這樣的危險當中

像我每次去新馬參加旅展 老闆也都沒有申請工作簽

我知道馬來西亞不好申請 因為太黑暗了 但是新加坡好像沒那麼難

所以我們沒有被舉發真的是算我好運(可能會有同業相嫉而舉發別人)

我這輩子都不想在馬來西亞坐牢 =_=

除了以下當地新聞報導的部分

我朋友跟我說了更驚人的事

當他們要被交保後 去領她們原本的衣物

打開門時  撞見兩個警察正在強暴他們所謂"非法"妓女

而且他說裡面很多人 可能一輩子都會被關在裡面

因為他們是偷渡去馬來西亞的 所以都不會有人去保他們

好慘~~

 

我本來以為 那種國家 只要給錢應該就可以出獄

沒想到還硬要關她們那麼多天

連有工作簽的也是硬被抓去關了五天

其實他們平常也沒甚麼再管吧

感覺馬來西亞裡有一堆與簽證目的不符合的外國人

但是這種國家就是想要聰康你  怎樣都不甩你

跟沒有人權的國家是無法講道理的

 

馬來西亞政府真的又黑又爛

每個馬來西亞朋友都很痛恨他們政府

我也很不喜歡

 

阿彌陀佛 還好我以後不去馬來西亞旅展了!

======

 

http://www.nanyang.com/node/483360?tid=460

(檳城‧北海9日訊)臺灣婚紗業者的13名員工,疑遭活動代理欺騙,無准證在一間購物廣場舉辦亞洲婚紗展,結果被移民局官員扣留,更宣稱受到惡劣對待。

5名臺灣婚紗業者今天在鄉委會主席王泉仁及威省市議員法立召開的記者會上,揭露上述事件。

不滿拘留所不衛生

薇薇新娘、非常臺北、諾亞婚禮、浪漫巴黎婚紗及Asia Star婚紗店業者也譴責檳州移民局,不應把他們的職員扣留在極不衛生的大山腳柔府拘留所,導致他們精神承受壓力,皮膚紅腫。

他們說,這些人是被騙來大馬辦婚紗展,沒犯滔天大罪,不應受到惡劣對待。

非常臺北婚紗業者林政儒說,他一名擁有東馬工作準證者的男雇員及一名女股東被扣5天后,已在9月30日獲釋,另外11人,即七女四男仍被扣在大山腳柔府拘留所。

接獲電郵邀請參展

他說,今天召開記者會的5名臺灣婚紗業者,部分是應林姓活動代理公司負責人通過電郵邀請,前來威中一間廣場辦婚紗展。

林姓負責人宣稱將負責辦一切准證,並已準備桌椅,我們繳付5800令吉至9000令吉的場地費後,基於帶動臺灣旅遊業及促進兩國交流前提,在9月28日至30日前來辦亞洲婚紗展。”

活動代理沒申請准證

他指責活動代理舉辦的婚紗表演素質差,並因宣傳不足,導致婚紗展場面冷清,更意想不到的是,婚紗展即將結束的數小時前,移民局執法官員竟然前來場地,不問就裡便帶走13名台籍員工。

我們向林姓負責人詢問,才發現有關公司竟然沒向當局申請准證。

對檳移民局沒信心

我們目前已繳2600令吉的無工作準證罰款,餘額6萬5000令吉,是發予主辦單位的傳票罰款,必須由活動代理繳付,林姓負責人卻表示不是公司東主,拒繳有關款項。”

他說,5家婚紗業者曾考慮先繳6萬5000令吉罰款,但又擔心繳錢後,被扣者是否能獲釋放?

他們表示對檳移民局失去信心,因該組織沒透明作業,詢及被扣留者何時可獲釋,官員僅答一個“等”字。

食物環境差 官員暴力對待女性

已從大山腳柔府扣留營獲釋的張賢忠說,一名官員竟然以暴力對待女性。

他說,扣留所內禁戴任何飾物,一名女員工因手鐲從小佩戴,無法取出,官員竟拉住她的手部,把其手鐲撞向鐵枝,結果手鐲碎裂,後者手部因此流血。

他說,扣留所午餐只有一個鹵蛋、一片青菜及白飯,環境極度不衛生,四處佈滿跳蚤及蚊子,眾台籍被扣者飽受壓力,難以入眠,皮膚更呈紅腫狀況。

官員告假案件拖延

諾亞婚禮負責人陳珮玲質問移民局,被扣者釋放無期,業者要如何向員工家屬交代?

她說,其職員在週五被扣後,隔日她便聯同其他業者,拿著邀請函前往檳州移民局,會見負責此案的官員,等了半天,其他官員才指有關官員告假。

週一我們再前往移民局,官員卻說有關函件必須在24小時內呈上當局,負責此案的官員則入院,再白等一天”

她說,至今仍未見到負責此案的官員,移民局透明度何在?

已從大山腳柔府扣留營獲釋的張賢忠說,一名官員竟然以暴力對待女性。

他說,扣留所內禁戴任何飾物,一名女員工因手鐲從小佩戴,無法取出,官員竟拉住她的手部,把其手鐲撞向鐵枝,結果手鐲碎裂,後者手部因此流血。

他說,扣留所午餐只有一個鹵蛋、一片青菜及白飯,環境極度不衛生,四處佈滿跳蚤及蚊子,眾台籍被扣者飽受壓力,難以入眠,皮膚更呈紅腫狀況。

他指責活動代理舉辦的婚紗表演素質差,並因宣傳不足,導致婚紗展場面冷清,更意想不到的是,婚紗展即將結束的數小時前,移民局執法官員竟然前來場地,不問就裡便帶走13名台籍員工。

我們向林姓負責人詢問,才發現有關公司竟然沒向當局申請准證。

對檳移民局沒信心“我們目前已繳2600令吉的無工作準證罰款,餘額6萬5000令吉,是發予主辦單位的傳票罰款,必須由活動代理繳付,林姓負責人卻表示不是公司東主,拒繳有關款項。”

他說,5家婚紗業者曾考慮先繳6萬5000令吉罰款,但又擔心繳錢後,被扣者是否能獲釋放?

他們表示對檳移民局失去信心,因該組織沒透明作業,詢及被扣留者何時可獲釋,官員僅答一個“等”字。

活動代理沒申請准證食物環境差官員暴力對待女性張賢忠皮膚紅腫。

臺灣婚紗業者希望檳州移民局儘快釋放被扣留的職員。

官員告假案件拖延

諾亞婚禮負責人陳珮玲質問移民局,被扣者釋放無期,業者要如何向員工家屬交代?

她說,其職員在週五被扣後,隔日她便聯同其他業者,拿著邀請函前往檳州移民局,會見負責此案的官員,等了半天,其他官員才指有關官員告假。

週一我們再前往移民局,官員卻說有關函件必須在24小時內呈上當局,負責此案的官員則入院,再白等一天”

她說,至今仍未見到負責此案的官員,移民局透明度何在?

若被打壓將放棄不人道國家”

非常臺北婚紗負責人林政儒說,大馬政府既然鼓勵外資,就不應對外國婚紗業者諸多打壓,不發工作證予臺灣人,試問臺灣婚紗業者如何在這裡投資?

他說,在新加坡,可上網申請工作證,兩小時便批下,據他所知,大馬至今未批任何工作證予臺灣婚紗店員工,就連婚紗業投資者來馬視察業務,也面對諸多刁難。

我們一直遵守法律做事。若馬來西亞政府一再惡劣打壓臺灣人,最終我們只好選擇放棄這個不人道的國家。”

市議員:損害國家形象

村長王泉仁披露,檳州移民局局長阿都瓦迪曾說,週二下午便可釋放11名職員。

他說,業者遵循阿都瓦迪的指示,到警局報案,要求活動代理繳付6萬5000令吉罰款。

威省市議員法立說,此事已導致國家形象受損,更使投資者對我國失去信心。

活動代理:參展者扭曲事實

林姓活動代理說,13名臺灣人被扣留後,他每天都為此事奔波,希望當局儘早放人,沒有不聞不問。

他說,臺灣婚紗業者來馬參與婚紗展,業者必須為本身的員工申請工作準證,而不是使用旅遊准證,這是天公地道的事,對方卻把申請准證的工作推予策劃公司,根本扭曲事實。

他說,其公司沒有欺騙臺灣婚紗業者,因為婚紗展的確有舉辦,只是在申請准證方面出了誤會。

他推測臺灣業者把進入廣場的工作證,誤以為從臺灣來馬的工作準證。

他建議,要解決此事,須先由臺灣婚紗業者繳付罰款,並在他隨後主辦的婚紗展中回扣。

他表示正嘗試說服其公司東主出面解決問題。

移民局局長:不繳罰款將被控

檳城移民局局長阿都瓦迪受詢時說,林姓活動負責人必須繳交罰款,否則將會被控上法庭。

同時,他也說另一名臺灣籍的婚紗業者也將于明天被帶上法庭陳情;另所有受扣留的業者將在調查完畢後,近日內獲釋放。

 

 

 

 

創作者介紹

TICINO瑞士義語區出外人筆記 x LOCARNO女生民宿

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