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有個沙發客說

他覺得我好像是個受到很多壓迫的人

我不知道他要表達的意思是不是嫉世憤俗

但是我得承認 我的確很希望台灣可以越來越好  所以會有批評和想法

說我嫉世憤俗也無所謂囉

這就是我一路走來自認為的那一點點熱血 只因為還懷抱著可以改變的希望

 

尤其是離開的這兩年 回來之後發現改變超大 而且對我而言不是一個好的改變

我還是會很傻的忍不住關心社會公共議題  雖然結論還是一樣 --> 自求多福

看著大家超級冷感 失去對台灣社會公共議題的熱忱

所有的社會資源用在一些八卦是非等瑣事 

理盲而濫情

我也很想跟著裝瞎裝聾

只是偶爾心中那股熱血也會ho不住

嘴巴罵著鬼島 但其實是恨鐵不成鋼

我相信只要每個人都改變一點  真的會不一樣的

可惜我們一盤散沙的民族性真的是沒辦法....

 

昨天的沙發客是個熱血的社會系大學生

跟他聊天聊到半夜兩點 公視都收播了

是個很棒的聊天

我們這一代的孩子生長在一個無奈的時代背景

加上我們的教育長期以來缺乏了一堂叫做「哲學」的課 

什麼事都要跟大家一模一樣  少了自己的想法

看到20歲的他有很多自己的思考和對社會議題的想法

真的是很熱血的一件事

挑戰社會體制和傳統從來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希望他能繼續保持 一定會有個不一樣的人生

年輕人就是要熱血!!

 

=========

 

希特勒的愚民理論:
 
希特勒說過對納粹的宣傳部長、德國作協主席戈培爾有過這樣的訓示:
 
「不需要讓青少年有判斷力和批判力。只要給他們汽車、摩托車、美麗的明星、
 
刺激的音 樂、流行的服飾,以及對同伴的競爭意識就行了。」
 
 「剝奪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們服從指導者命令的服從心才是上策。
 
讓他們對批判國家 、社會和指導者抱持著一種動物般原始的憎惡。
 
讓他們深信那是少數派和異端者的罪惡。 讓他們都有同樣的想法。
 
讓他們認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人就是國家的敵人……」




 

幾句名言想跟大家分享

martin niemöller quote: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for me.

 

當納粹逮捕共產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納粹逮捕社會民主人士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人士。

當納粹逮捕工會主義者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主義者。

當納粹逮捕我時,已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 馬丁·內莫勒

 

 

Dalai Lama Quote

“If you think you are too small to make a difference, try sleeping with a mosquito.”

 

"如果你覺得自己太渺小以致於無法改變什麼,試著跟一隻蚊子睡覺吧"--- 達賴喇嘛

 

創作者介紹

TICINO瑞士義語區出外人筆記 x LOCARNO女生民宿

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